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再度是上班不務正業的成品
主管明天就要回來了,我的好日子只剩下今天

一想到主管要回來,我的胃抽痛了起來.....

因為上班中沒有字典可以查單字,所以
依舊是不負責翻譯

老慣例的還是沒校正(喂)
有錯字還是文句不通請當沒看到


----

以「活著」當成標題。主題性很高的舞台『按下開關的時候~你們為何活著?~ 』。稱為去年話題的這個作品,加入新的演員產生改變。聽到了延續初演主演任務的永山たかし、以及這次新參加的桐山漣兩人對談。不過!雖是嚴肅的舞台、但凹版相片(*指這次雜誌的拍攝照片)有點快樂呢?因此、兩位也享受了久違的理科實驗!

意外連繫?的演員陣容
─雖然排練還有沒有開始,不過拍攝宣傳照的時候,已經碰到其他演員吧?
桐山 對、全部人都見到了。(柳下)跟大(在『音樂劇 網球王子』)有共演。
永山 我呢、有跟大家一起工作過、知道的人也很多。跟黒田(アーサー)先生在『美味學院』有一起演出、跟漣還有柳下也有在去看『網球王子』的時候見過,沒有什麼環境上改變的感覺呢。雖然也有上次演出的人這次沒有演出,感覺很寂寞呢。
桐山 我記得アーサー先生,是他演出了『假面騎士龍騎』(『假面騎士龍騎 SP13 RIDERS』)。所以會有變身的印象。因為我很喜歡『龍騎』哦。我覺得「騎士戰鬥很有趣味的樣子呢」。
永山 『龍騎』我也有演ㄧ點哦。
桐山 真的嗎!?在哪邊?
永山 (22、23話的)來賓就是了、飾演PIANISUTO。高野八誠的朋友,因為拒絕成為騎士而被殺了。
桐山 然後就代替他。
永山 高野八誠就成為騎士。
桐山 啊-----!
永山 不太記得的感覺(笑)。
桐山 沒有啦(焦)、內容有記得啦…(冷汗)。
永山 如果有了『龍騎』的話題、一定能用這說不少話吧♪但是我很期待能夠跟演出音樂劇的人們一起演出。不管是跟漣、還是大、真的很高興哦。

─那邊果然是有著像特別的親近感般的存在嗎?
永山 有著哦(心)而且是從徵選會的許多人中選出來的,一定有很多很有趣的人ˋ有自己習慣的人哦。老是想著「這次會有誰呢?」。還有、因為人數很多的關係,不管去哪邊都會遇到(笑)。
桐山 很多呢(笑)。我不管到哪邊都可以跟前輩一起感到很高興。

影片日記
『到按下開關之前』

─初次演出的舞台的再演,喜跟幹勁都很大吧。
永山 一定很高興的啊。如果拿到了台本,我想首先會從「為何(永山所演出的南)要活著」思考。上次公演、達到「活著是沒有理由」這樣的答案、不過想要把那更加明確、再度重新製作呢。之前那此、從排練第一天到千秋樂為止的每一天、都有用取名為『到按下開關之前』影片日記記錄下來哦。看那個的話,就能明白自己的糾葛。一邊感受各式各樣的事物,一邊能演出。角色的基礎或是「這個台詞是怎樣的心情」都把它寫進台本內。要從那邊開始製作。
桐山 我也在我的台本內、把各自台詞的地方全部寫入呢。

─那麼、就變成了充分被寫入筆記的台本呢。
永山 雖然台本可說是「不管那頁都是被弄髒的」、不過這也是有讀進腦袋內的証明啊。想要好好地能讓它破破爛爛的。
桐山 不過也有因為直接赤裸裸的把台本丟到包包中、所以台本變得破破爛爛的(笑)。
永山 哈哈哈(笑)!也有那樣啦。

對角色製作的幹勁……?
─對於南這個角色的表現、好像有所變化嗎?
永山 雖然基本上沒有改變、不過想要更加好好展現出「強烈地對於活著的執著」這點呢。為了那樣、想表現出他所持有的價值觀。能夠不僵硬ˋ好好地表現出存在的理由、要是能展現出精神上不安定的感情就好了呢。比起初演的時候,我多少也了解到自己的力量,我想要開始追趕自己。這個作品對於自己來說,是相當巨大的、不想妥協。半調子演出的話、看得人也會知道的。

─桐山的角色是如何呢?
桐山 關於角色,剛才已經聽了許多說明,不過是個開朗的男孩子被推入到最底層的絕望。要演出那個落差的地方、我想一邊思考讓我參加這個作品的意義ˋ還有對自己來說的課題是什麼,一邊製作出來這地方。

想與客人一起製作出空氣
永山 這個作品中,觀眾也是很重要的共演者。能為我們製作出好好觀看的空氣、從排練開始我就想這樣製做了。
桐山 在我的情況、我覺得這個作品,跟和現在為止自己所做過的工作有著不同的空氣。在新的環境中、發現「自己也有這樣的地方」啦,在排練中的糾葛啦,我想反覆嘗試呢。如同「客人也是共演者」這般、雖然作品全體的光芒是很重要的,但又想跟大家一起努力。
永山 (『網球王子』導演)不過這是跟上島先生現學現賣的。
桐山 這樣啊!
永山 真的就是那樣呢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班不務正業的成品
由於必須邊工作邊翻譯加上躲主管以及邊接電話
依舊是不負責翻譯
因為沒校正,有錯字還是文句不通請當沒看到


備註:
ナガヤン->永山的外號,這東西不知道該怎麼翻
ミカリン->美佳的外號,這東西也不知道該怎麼翻



衝擊的話題作品「按下開關的時候」再演決定!主演・永山vs肘井特別對談!
以「真實躲貓貓」「尋找大拇指」等等的問題作品作為話題,山田悠介原作的舞台「按下開關的時候~你們為何活著?~」的再演決定了。接續去年的初演,繼續擔任主演的永山たかし和肘井美佳,說著對於去年的回憶和今年的再演的熱烈想法。

... 続きを読む
不負責翻譯
我只是想要來練習一下(毆)

――首先呢,想先聽聽兩位的角色。

永山「我所演出的“男2”、只有他一人是接近觀眾視線的角色。原本是個很普通的人,但是漸漸的卻被其他3個男人不斷影響……就是這樣的角色呢」

中村「這個作品是要各自邊演出刑警和誘拐犯這兩個角色,總是以3人對1人的圖式來進行、我是演出旁邊3人的“男4”(土屋是領隊的“男1”、津村是部下之ㄧ的“男3”)。第一次看劇本的時候,覺得台詞好難、內容完全無法進入腦中,為此感到了相當困惑……」

――永山先生時常都是站在只有1人立場的位置呢。

永山「沒錯。因為這樣不是可以看到很多表演嘛!雖然這樣說、台詞的部分可是記了相當多(笑)。而且劇本上也只有字面上排列、要如果能夠表現出的部份相當多、因為這樣,要怎樣組合起來,是我現在的課題」

中村「實際進入排練場進行排演的時候、搞明白的部份不是也很多嗎?」

永山「嗯。中村演的“男4”也是、有很多重要的台詞呢」

中村「雖然這樣,但是我怎麼也無法跟上3位前輩們的步伐,很懊悔……」

永山「沒這種事啦。台詞全部都有進去腦袋中、沒問題的!」

――與戲劇中不同,中村先生好像很依靠著永山先生(笑)、彼此的印象如何呢?

永山「以前也有跟中村組合演出過電視劇,所以很容易一起表演哦」

中村「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感到如此的困惑,能夠有永山先生在真是太好了—!我這樣想著」

永山「(笑)」

――是男4人的戲劇、這樣說起來,對於演出者的關係性表現出來也是這種感覺。

永山「不過另一方面來說、很想要每一句每一句的台詞都能以角色內心的感覺來說出來呢。因為像這樣"戲劇性"的戲劇,我認為如果稍微搞錯,就會變得不值錢了」

中村「雖然向前輩們請教了許多自主練習的方式、不過自己還是差得遠呢。為了在正式演出中能跟大家有對等的實力、我會努力的!」


【介紹】
[永山たかし]
78年11月16日、神奈川縣出生。98年演出連續劇出道。以後,以映像和舞台的境界,廣泛地活躍。ROCK音樂劇『BLEACH』、音樂劇『網球王子』等等、以那種獨特的存在感,在近年戲劇表演直接的方式也受到關注。

[中村優一]
87年10月8日、神奈川縣出生。榮獲第1回D-BOYS選拔冠軍、05年以演出連續劇『ごくせん(極道鮮師)』出道。演出『仮面ライダー電王(でんおう)』等等、另一方面,作為演員集團「D-BOYS」中的一員,對於舞台活動也積極展開中。
還沒校稿ˋ還沒改錯字
基本上我也懶得改就是...

總之ˋ這篇翻譯超級不負責


——二位在2003年的音樂劇『網球王子』再演中是首次的共同演出,對於初次見面時的印象還記著嗎?
土屋 哇啊~! 這個對談是這種感覺哦?總覺得很有趣呢。嗯ˋ關於第一次見到的時候呢...。
永山 首次見到,我記得是在拍攝廣告單的時候哦。TUTI跟(森山)榮治先生兩個人稍微有點遲到,一起來到了現場,不過馬上跟其他的演員用很大的聲音,情緒高漲的開始說起些不明白的內容,我那時候還想說「哇啊~這些傢伙搞什麼啊」(笑)。是說「演劇的人都是給人這種的感覺吧?」。
土屋 沒錯(笑)。
永山 可能是因為大家之前的舞台工作還持續著,我在這邊就呈現完全不明白是怎樣的狀態,還有因為是中途才加入從初演就開始的成員當中,也相當的緊張。那時候好像真的只有打招呼的樣子。
土屋 是廣告單的拍攝嗎...。
永山 你不記得吧?
土屋 不是ˋ對於拍攝還有記憶,但是對於那時たかし的印象——啊ˋ我那時候對於要以何種風格來取得交流也感到迷惑。因為是雙打組合的夥伴,想早點變得親近,不過正因為是職務性質,總覺得行動變得慎重了喲。
永山 然後我所考慮的是,這是自己第一次的舞台,不過其他的大家都已經有一次正式表演的經驗,首先想到這就不敢接近。在排練期間,對於達到作為演員的這個目標專心致力,以及加深與現場大家的人際關係,我在考慮這2件事情的時候,果然還是以前者為優先,那時候不管怎樣都為自己的事拼命。。跟演員們的感情啦ˋ還有演出腳色的關係性之類的,能夠好好地顯現出來是從那之後的公演開始,LIVE(『Dream Live』)的時候左右吧。
土屋 在私人大部分的時間中,也沒有一起去玩呢。最近即使打電話過去,也被說「我現在要回老家」(笑)。
永山 偶而才那樣吧。TUTI才是哩,就算我打電話過去,基本上也都不會回打回來!嘛、隨便都好啦。該怎麼說…在戲劇中.要是投了什麼過去,都能好好地接受的人,感覺好的很恰當,、彼此都能自然的想說「什麼事情都可以拜託對方吧」有著這種安心感。
土屋 總之ˋ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呢。
... 続きを読む
6月某日,我們去打擾了在東京都內舉行了『某天ˋ我們在夢中相遇』的宣傳單拍攝現場,攝影結束之後的永山たかしさん跟中村優一さん接受了我們的訪問!
今天第一次聚集的4人會有怎樣的事呢...?

Q 在今天的攝影,是第一次聚集到四個人,感覺怎樣呢?
永山:其實只有津村さん是我第一次見到,但是一點都沒有第一次見面的感覺。跟津村さん也很談得來,安心了不少。因為只有這四個演出者,只有這些成員會製作怎樣的作品,現在起很期待呢。
中村:因為我比較常跟年紀相近的人一起演出,大家都是大人呢...我這樣想了(笑)因為是前輩們,我想吸收到各式各樣的事物。

Q 這次的舞台,演出者只有四人。是人數很少的舞台呢,會有著不安的心情嗎?
永山:我想每1人每1人的分量也都很大,變得很需要互相幫助。因為台詞的份量也變得相當多,我想應該也會有更多的失誤出現,到那個時候,我想要能夠一邊應對思考一邊排練著呢。我有準備記住所有人演出台詞的覺悟。
中村:我覺得台詞多到一個不行。對太長的台詞感到不安啊...。

Q 這次的公演,有覺得期待的地方嗎?
永山: 因為一直想要跟土屋嘗試這種直接的戲劇,這次終於實現了,我相當的高興。因為是第一次共同演出這種直接的戲劇,相當期待呢。
中村:好像可以發現到各式各樣不同的事物,我非常期待!今天也跟津村さん討教了拍照片的方法(笑)

Q 請問這次舞台的目標
永山: 因為我聽說有喜歡土屋跟我兩人組合的FAN存在著,我也想讓這些人看到超越現在之上的我們!
中村:我會不扯前輩們的後腿,全神灌注表演的!!

Q 最後,請讓我們聽聽這次公演的幹勁。
永山: 到目前為止,我還沒看過劇本...我想要能好好的記住台詞,能夠作為自己的言詞來表達就好了呢。
中村:不服輸!不生病!經常情緒高漲!就這樣(笑)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